如何理解和把握黨紀處分條例中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主體

發布日期:2022-04-29 發布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閱讀量:37次

如何理解和把握黨紀處分條例中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主體

故意幫助他人對抗組織審查的也應認定違紀

?

根據《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第五十六條規定,黨員對抗組織審查,實施串供,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阻止他人揭發檢舉、提供證據材料,包庇同案人員,向組織提供虛假情況、掩蓋事實等行為的,構成違紀。關于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主體,實踐中有部分同志認為,只有黨員自身存在違紀問題,屬于組織審查“對象”的,實施了上述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才能認定構成違紀;如果黨員自身沒有違紀問題,僅單純幫助他人實施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不宜認定構成違紀。

對此,我們認為,對黨忠誠老實,是黨章對黨員的基本要求,也是黨員的基本義務。《條例》將對抗組織審查行為規定為違反政治紀律行為,充分體現了對黨員政治品質和黨性觀念的嚴格要求,體現了“黨紀嚴于國法”的黨內審查特色。在執紀實踐中,很多被審查人實施的對抗組織審查行為,都是在親屬、朋友、身邊工作人員等人的參與幫助下完成的。他們有的充當“軍師”,幫被審查人出謀劃策,想方設法逃避審查處理;有的充當“錢袋子”,幫被審查人花錢買消息,退贓抹線索;有的充當“狗腿子”,幫被審查人偽造證據、轉移贓款贓物;甚至還有的充當“內鬼”,幫被審查人打探案情、制定對抗組織審查的談話提綱等等,在被審查人實施的對抗組織審查行為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造成嚴重后果和不良影響。對于這些幫助被審查人對抗組織審查的黨員,必須予以嚴肅處理。因此,對抗組織審查行為的主體并不限于自身存在違紀問題的黨員,只要行為人主觀上具有對抗組織審查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旨在對抗組織審查的行為,無論其是為了自己的違紀行為還是為了幫助他人對抗組織審查,都是對黨不忠誠不老實,都可以認定構成對抗組織審查。

具體到辦案實踐中,對幫助他人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是否認定構成違紀,還要結合證據狀況具體分析,精準認定。一是在案證據證實,行為人明知他人具有對抗組織審查的意圖,仍實施參與幫助對抗組織審查的行為,應當認定其行為構成對抗組織審查,并視具體情節作出相應處理。二是在案證據證實,行為人對被審查人的真實意圖并不知情或者不能證實其知情,則不能認定其行為構成對抗組織審查行為。三是在案證據證實,行為人雖然對被審查人的真實意圖知情,但系受上下級職務關系等因素影響而被迫參與的,可以認定其行為構成對抗組織審查行為,但應當視參與程度、造成后果等具體情節減輕或者免予處分,給予批評教育、責令檢查、誡勉或者組織處理。結合工作實踐,我們通過典型案例加以分析說明。

王某,中共黨員,A省B市市委書記;吳某某,中共黨員,C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2019年4月,王某得知與其有不正當經濟往來的私營企業主李某某因涉嫌犯罪問題被C市監察機關立案調查后,因害怕自己的違紀違法問題暴露,遂通過其在C市經商的小舅子鄭某(非黨員監察對象)找人打聽案情。鄭某找到與其有不正當經濟往來的C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吳某某,吳某某利用職務之便了解李某某案情況后,不僅將有關情況泄露給鄭某,還和鄭某一起幫王某分析研究應對策略。后王某與相關人員進行了串供,并轉移了大部分贓款贓物。2019年7月,A省紀委監委對王某立案審查調查,并將吳某某涉嫌違紀問題線索移送有關部門處置。

本案中,吳某某身為黨員和紀檢監察干部,明知王某找其打聽案情是為了對抗組織審查,仍向王某泄露紀檢監察工作秘密,甚至還利用自身工作經驗為王某對抗組織審查出謀劃策,其行為已構成對抗組織審查行為;同時,根據《條例》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款之規定,其行為還構成違反工作紀律,泄露紀律審查工作秘密。對吳某某的上述行為,應當分別認定,合并處理。

需要注意的是,公職人員實施串供,偽造、銷毀、轉移、隱匿證據,阻止他人檢舉、提供證據,包庇同案人員等行為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第十三條之規定,不屬于應當給予政務處分的違法行為,只能作為加重處分情節予以認定。因此,公職人員在2020年7月1日后實施的對抗組織審查行為,不宜認定為違法行為;在2020年7月1日前實施的對抗組織審查行為,根據從舊兼從輕原則,也不宜認定為違法行為。(鄧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


女教师の爆乳在线观看,久久亚洲精品无码,婷婷网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男人强撕开奶罩揉吮奶头视频